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

關於臺灣流浪動物的解決方案:包含棄養與環境限制的TNR與捕捉移除效果模擬


上一篇文章提到的研究,模擬的是沒有棄養的時候,整個流浪動物族群對『捕捉移除』或『TNR』兩種管理手段之一的反應。研究顯示,在沒有棄養的前提下,要想降低整體流浪動物數量,捕捉移除的效果比TNR的效果好。

但你一定也發現了,那一篇研究沒有任何密度依賴因子。也就是說,流浪動物可以無限制的繁殖,沒有食物或空間不足的問題,沒有動物太多生育率下降的問題,什麼都沒有。

再加上那一篇又沒有包括棄養因子,而且還把整個族群都設定為雌性,而且還只能選擇TNR或捕捉移除其中一個管理手段不能夠雙管齊下,怎麼想都很不實際。

說得好。

那我們就來看看2009年的這一篇族群動態模擬的研究吧。

因為這一個研究真的有點硬,所以我把結論先公佈一下好了。結論就是,即使是一個五百多隻流浪動物的族群,在不做任何處理,也沒有任何移入個體的狀況下,25年後動物數量當然就差不多逼近最大承載量。如果有做捕捉移除或TNR或雙管齊下,假設做到了75%的強度,那麼25年後的動物數量也只會降到350左右。
(之所以不是消失而是降到350左右,是因為這個研究是預設固定「比例」來處理動物。當動物多的時候就處理多,動物少就處理少,於是最後會跟補償的生育率達到平衡而不會消滅整個族群)


但是,一旦有移入個體的存在,就算一樣對整個族群做到75%的處理強度,25年後的動物數量也幾乎不會下降,甚至還會上升。整個就是很慘很慘。

所以,要想做些什麼讓現有的流浪動物數量下降,第一要務就是『不要讓外來個體移入』,否則的話再大的處理強度都只是原地踏步而已。而台灣既然是個島嶼,那麼對整個台灣的流浪動物族群來說,外來的移入個體就是『棄養』的個體啊。不管好棄養,做什麼都只是白費力氣永遠看不到效果啊!



好了,結論就是這樣。如果你想知道這個結論怎麼來,你可以繼續看下去。

這一篇2009年的研究就跟2004年那一篇一樣,也是用了數學模型來模擬一個流浪動物族群在不同的捕捉移除、TNR、以及兩者雙管齊下的強度之下的族群增長率。

既然是個比較新的研究,當然在模型上面有長足的進步。這篇研究的引言,就先把前一篇研究的模型的不足之處都一一點出來如下:


  • 模型中所有個體都設定為雌性,讓不同管理手段對雄雌兩性的不同影響以及對應的族群成長率變化無法呈現,還會高估了生育率下降的幅度。
  • 雄性跟雌性的各項生老病死機率都不一樣,好比說死亡率就有性別差異,所以模型裡面不能只有雌性,得要兩性都存在才能準確評估族群的成長狀況。
  • 幼體生育率沒有考慮到生育之前就死亡的個體,因此會高估了幼體的生育率。
  • 沒有包含密度依賴因子(因此沒有最大承載量,族群會狂增長),也沒有考慮到外來移入(也就是棄養)的個體。

所以啦,既然膽敢批評前人的研究,2009年的這一篇採用的數據當然更為細膩精確,而且現實生活中該有的因子大概都考慮進去了。

他們的流浪動物模型是這樣的:

  • 以德州Caldwell這個小鎮的流浪貓密度跟小鎮面積來計算,流浪動物的初始數量為520隻(而已!!)
  • 流浪動物族群中雄雌各半,生下來的幼體也是雌雄各半。
  • 雄性既然不會生小孩,其生育率當然是0。雌性的生育率則是由完全野化的流浪貓(每年生1次,一次生1.75隻幼仔)和半野化的流浪貓(每年生1.6次,一次生2.75隻幼仔)平均而得,因此雌性生育率為每年3.075隻幼體
  • 雄性的年生存率為57%,雌性的年生存率則是88%。假定結紮與未結紮的個體生存率相同。
  • 經過一番我看不太懂的計算得出這個小鎮的最大承載量為724隻,並且假定它不會改變。當流浪動物數量漸漸接近最大承載量的時候,生育率就會漸漸下降,當流浪動物數量等於最大承載量的時候生育率就降為0,大家都生不出來。
  • 這個族群並不封閉,因此會有外來的移入個體。移入的個體假定都是成熟未結紮個體,雄雌各半。而每個時間點上能夠移入的最大數量就等於最大承載量跟當下的流浪動物數量之間的差距(也就是說滿了就滿了外來動物沒有硬塞進來這回事)
  • 既然模型要模擬捕捉移除或TNR的效果,那當然是要讓動物被抓。模型中假定雄性與雌性一樣好抓,因此兩個性別的流浪動物個體被抓去做TNR或移除的機率是一樣的。

有了這些基本參數之後,模型就根據第一年的動物數量,開始一年一年的運算每一年的「結紮雄性+未結紮雄性+結紮雌性+未結紮雌性」的總數,也就是流浪動物的整體數量。計算公式很複雜,但我們只要知道不同性別的結紮個體數量和非結紮個體數量是分開計算而得,而且公式裡有包含新生幼體、新移入個體、自然死亡個體、捕捉移除或TNR的個體就可以了。

模型裡設定了捕捉移除和TNR單獨使用以及混合使用的四種不同強度(0%、25%、50%、75%)。強度為0%的時候就是完全不管不處理;強度為25%的時候就是每年固定處理當下的25%未處理動物;50%和75%也是以此類推。另外,模型中也設定了一個TNR跟捕捉移除各半,也就是所有個體通通處理的100%強度。總之,這樣下來總共有十一種不同強度和組合的處理狀況。

然後,模型會在移入個體最大比率為0%、25%、50%的情況下,這十一種狀況都跑個二十五回,去計算25年後的流浪動物總數以及雌雄個體數量。


模擬出來的結果,真的讓人很不忍卒睹。

不意外的,在沒有任何處理的狀況下,25年後的流浪動物數量會逼近最大承載量。然而意外的是,即使是在沒有任何個體移入的狀況下持續做到了75%的處理強度,25年後的流浪動物數量只會穩定維持在350隻上下,無論是採用捕捉移除或TNR或雙管齊下都一樣!

也就是說,跟2004年的研究比起來,現實狀況下的捕捉移除和TNR對於整體流浪動物數量的影響力更是薄弱。就算做到又維持了75%的處理強度,25年後也依然無法消滅流浪動物族群。

這還是沒有移入個體的狀況,一旦有了移入個體,那就更是難看了。

當移入個體最大比率為25%(也就是說第一年大概會有50隻新的流浪動物從外地跑進來,之後每年跑進來的數量都不會高於這個數字)的時候,即使是捕捉移除這個手段,也只有做到75%的強度才能夠在25年後降低流浪動物數量到400出頭(而已!),其他的處理方式和強度則是通通沒有降低數量的效果。

而當移入個體最大比率為50%(也就是說第一年大概會有100隻新的流浪動物從外地跑進來,之後每年跑進來的數量都不會高於這個數字)的時候,即使是75%捕捉移除的強度,也只能讓流浪動物數量在25年後堪堪維持穩定,而其他的處理方式和強度則是通通擋不住流浪動物數量的上升。

所以,結論就是像前面爆雷說過的:沒有新的個體移入,無論是TNR或捕捉移除或雙管齊下都得要做到並且維持75%的強度,才能讓流浪動物數量在25年後有相當程度的下降(但還是沒辦法消失)。而一旦有新的個體移入,不用多,在這個500隻的族群當中每年最多不過是五十到一百隻的移入個體,就可以讓所有的處理手段和強度通通無效,只能眼睜睜看著時間精力跟金錢從手上溜走,卻永遠看不到流浪動物數量減少的可能。

看看這個研究,回頭想想台灣的狀況。這個模擬的族群不過才五百出頭隻,族群的最大承載量也不過是七百上下,搞了25年還是這麼不忍卒睹。對比起台灣十多萬隻的流浪動物在街頭,要真的等到流浪動物數量減少實在讓人等到心寒。

而若是要拿研究來跟台灣的流浪動物數量類比,其實研究中有模擬了更大的最大承載量的狀況(最大模擬到2000而已),結果是非常不穩定的爆發跟崩潰交替。也就是說,在沒有任何介入處理的時候,流浪動物會有一陣又一陣的死亡潮,然後整體數量就是在最大承載量附近波動。想像一下這樣的情景:街上的流浪動物又多、動物狀況又糟糕、死掉的一大堆還一直死不完,整個就是很慘。


要想搞定台灣的流浪動物問題,我看我們還是趕快把力氣花在杜絕棄養上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