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

關於臺灣流浪動物的解決方案:TNR只是流浪動物『個體』與『小群體』的救贖


上一篇文章寫的是從整體的流浪動物數量來看,TNR跟捕捉移除的效果。根據模擬,在降低整體流浪動物數量上,很顯然的TNR的效果比捕捉移除來的差。而且,想要靠著TNR達到降低整體流浪動物數量,得要做到並且維持超級高的捕捉結紮率,那在現實生活中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那為什麼那麼多人狂推TNR,好像TNR可以解決流浪動物問題,讓流浪動物漸漸減少然後消失一樣?

我以為,這是過度推論的結果。也就是說,錯誤的把小尺度時看到的TNR效果放大推論到大尺度上頭,以為在大尺度時也會有同樣的效果。

想像一下,你家所在的獨立社區有一群流浪動物,或許十幾隻吧。本來他們沒有結紮,常常會發情亂吵亂尿尿然後生出下一代,數量當然是漸漸的變多。

如果有天他們通通被結紮了,社區也有了共識決定要提供他們固定飲食基本照護跟小窩,那麼這十幾隻的結紮個體就從「流浪動物」變成擁有良好動物福利的「社區共養動物」,流浪動物的數量當然就是降為0,完整配套的TNR有了如此妙用

或者是,有一天他們通通都被結紮了,即使社區不想把這些動物收留下來共養,他們也不會再生出下一代。雖然這樣並沒有改變流浪動物的命運,也不符合動物福利的要求,但至少不會讓流浪動物的下一代出生,幾年過去,自然凋亡就會讓流浪動物的數量下降直到消失,因此TNR依然有用。

這是小尺度的狀況,TNR看起來是有用的。我猜想,多數認為TNR對降低流浪動物數量有用的人,大概也是基於這樣的經驗。

但如果我們把尺度放大一點呢?

想像一下,你家所在的獨立社區佔地廣闊,裡面有一大群幾十隻甚至上百隻的流浪動物。在沒有結紮之前他們當然不斷繁殖,數量也會不斷上升。

當你想要對這一大群動物做TNR的時候,遇到的第一個挑戰就是『你一次只能處理一些動物』,就算你每天每天努力不斷的把動物抓來結紮,要在下一代生出來之前就把所有個體都結紮掉,恐怕也很難。而一旦下一代生出來了,你就又有新的個體得要結紮了。

好,或許這個群體還不是非常大,也許第一年你沒辦法把全部的個體結紮,但第二年、第三年繼續努力下去,終究有可能讓這個群體中的大多數個體都結紮了。於是出生率開始打平甚至低於死亡率,這個群體的流浪動物數量也就會漸漸下降,直到消失。

我們再把尺度放大一點。

如果你家所在的社區是跟其他社區相連無阻,然後每個社區的流浪動物都可以在社區間自由移動,那麼這所有社區的所有動物就都可以算是同一群。

在這種龐大的群體下,如果你想用結紮來控制流浪動物的數量,就會變得非常困難。因為你根本不可能從一開始就結紮掉足夠比例的個體,讓整體的生育率有顯著的下降。就算你持之以恆不斷的結紮,新生的個體還是會不斷的出現,於是還沒有被結紮的個體的數量總是沒有太大改變甚至漸漸增加。就算你串連各個社區一起進行結紮,只要沒有辦法在一開始就結紮掉相當比例的所有流浪動物,剩下的未結紮個體在各個社區間跑來跑去還是可以找到足夠的對象來交配生出下一代,於是流浪動物數量還是會成長。

所以,小尺度的時候,TNR的確可以讓流浪動物數量不再增加,甚至下降,最後消失。但是大尺度的時候,要達到同樣的效果會變得非常非常的困難。因此,就算在各個流浪動物小群體裡頭實施TNR都帶來美好的結果,要在大的流浪動物群體裡頭做TNR來降低流浪動物數量就是更為困難,條件更嚴苛,要做到的更多,甚至根本辦不到。

這一篇以流浪貓為例的電腦模擬研究當中,明確的指出只有在當地流浪貓族群小於1000隻的時候,完整配套的TNR才有降低流浪動物數量的效果。而另一篇以流浪貓為例但採用不同模擬方式的研究,甚至指出TNR僅適合用在流浪貓群體小於50隻的時候,才有降低流浪動物數量的效果

更不要說是以整體的流浪動物族群來看了。

根據上一篇文章在沒有棄養的新進個體前提下,單純要靠結紮讓整體流浪動物數量下降,得要維持75%以上的結紮率才行。也就是說,從第一年開始,你就得抓到75%以上的個體來結紮,並且每年維持這樣的捕捉結紮率,才可能看到流浪動物漸漸減少。

而這對台灣已經有十多萬隻流浪動物的殘酷現實而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事實上,也從來沒有哪一個國家的流浪動物結紮率曾經達到這樣的比例。也就是說,要想用捕捉結紮來降低流浪動物數量,即便是在沒有棄養個體加入的狀況下,很不幸的無論如何就是不可能做到。


那到底我們該不該繼續做TNR?

當然該,而且是要做完整配套的TNR,還是要繼續做。

不是說對降低整體流浪動物數量沒有什麼用了嗎?

完整配套的TNR或許對於降低整體流浪動物數量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尤其是在棄養問題沒解決之前,完整配套的TNR對降低整體流浪動物數量更是一點用都沒有。

但是,正因為在乎動物過得好不好,不忍心看見動物在街頭流浪受苦,完整配套的TNR至少可以幫助到一隻又一隻的動物,讓他們獲得新生。

我們應該要坦然的承認,在現在台灣的狀況下,面對整體流浪動物的龐大數量,即便是完整配套的TNR,恐怕也只有『救一隻是一隻』這樣的功效而已。

那,至少我們可以救一隻是一隻吧?

一個醫生或許不能改變傳染病的擴散,但是至少可以努力醫好一個又一個的病人。

在傳染病的擴散是需要大量努力去防治的同時,一個又一個的病人也是需要有人救的。

救人的醫生不應該也從來不會認為自己可以藉由醫治病患,改變傳染病的擴散,他很清楚自己所作所為的侷限。但他會盡其所能的醫治病患,因為那是他能做的,因為他在乎病患的痛苦。

努力用完整配套TNR拯救流浪動物的人如你,也不應該認為可以藉由TNR降低台灣這麼龐大的流浪動物數量,這真的是兩回事。

但是你還是會繼續做下去,完整配套的TNR

不為什麼,只因為你在乎流浪動物。

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