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日 星期二

關於脊椎動物解剖實驗:實驗蛙的乙醚致死法

對於脊椎動物解剖這類的教學課程或實驗,我其實是有很多感觸跟想法的。畢竟在台大當了三年半的助教,除了擔任『普通動物學實驗教學實習』課堂助教之一,負責訓練身為新科實習助教的新進碩博士生之外,自己也帶過二十幾個涵蓋多個不同科系(醫學、藥學、公衛、醫技、職治、森林、農化、昆蟲、生工、外系選修)的實驗課班級。這期間,手上親手犧牲的牛蛙恐怕有上百隻,眼底下看著學生犧牲的牛蛙恐怕上千隻,由我親手操作安樂的大白鼠想必也有個幾百隻。對於這一類課程應該要怎麼做、以及現行教學現場的狀況、還有相關法規、授課者和學生應該要有的態度與思考,我想我應該有點資格可以說些什麼。

不過,這個話題的背後其實是一大串的、應該要分開討論的小主體。所以這依然會是個系列文,以各個不同的小主題來切入,說說我的想法與做法。



---
我們先來談談最常用的解剖實驗動物『蛙類』吧。

我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大專院校的生物實驗課有包含蛙的解剖?至少台大還有就是(根據孤狗到的線索,看來輔大生科系、國防醫學院、慈濟大學、中山大學等多所大學也都還有)。不過,就我在高中任教的同學的說法,高中生物課實驗已經不解剖脊椎動物了(放在選修教材裡?其實對課堂內容已經很滿的老師和學生而言也通常就是『可以不理』的意思)(4/7更正,見註解)。說實在的,這還真的是讓人鬆了一口氣,至少讓在痛苦過程中死去的蛙可以少得多。

(實際狀況是:在高中生物裡,青蛙解剖單元是在選修生物內,也就是『三類組要修的生物課』。然後青蛙解剖單元是屬於示範實驗,也就是說基本上是由教師操作給學生看的實驗,或者也是可以不用做,但是還是有相當比例的學校會依然要學生操作,例如我朋友任教的學校就是(但是學生是可以選擇不做的)。)

我相信,一定會有人不服氣的說『我們都有讓這些蛙安樂死,我們用乙醚把青蛙麻醉到死,或是用腦脊髓穿刺把青蛙安樂死,我們甚至兩者都用!』

的確,大家應該都用了安樂死來犧牲實驗蛙。但是這也是為什麼我想要先從安樂死方式談起的原因。

因為在高中場域(或是國中國小生物社補習班科學營XX團等無論哪個場域都好),現行的、大家慣用的安樂死方式根本就不安樂,對實驗蛙其實經常造成極大的刺激和痛苦。

首先是乙醚。

使用乙醚來犧牲蛙類根本不是安樂死的方式!不要再使用乙醚了!

以實驗動物福利的角度來看,乙醚致死對實驗蛙是一點都不安樂。乙醚是一種對眼、鼻、呼吸道黏膜有強烈刺激性的揮發性藥品,既然會刺激黏膜,那麼對以皮膚行部分呼吸功能、皮膚通透性好、皮膚構造跟黏膜沒啥兩樣的青蛙來說,豈不就像是全身強烈刺激的凌遲致死?

乙醚對實驗蛙造成刺激和痛苦的證據之一,就是實驗蛙被乙醚致死(或快死)後的腹部皮膚模樣(這個影片這個照片這個第一張照片)通常都是粉紅甚至整片泛紅,而這樣的膚色通常都是在環境水體不乾淨、水中含氮廢物過高造成氨中毒的時候才會出現(而且通常是粉紅色而已)。想想乙醚在短短十幾分鐘就把實驗蛙搞成上面影片那樣的整片紅,那應該是怎麼樣的強烈刺激?另外一個證據是,既然是安樂死,那麼動物應該是漸漸失去意識、不會有什麼掙扎才對吧?可是你看這個影片這個影片中的實驗蛙剛進乙醚瓶的突然抽動和抹臉,那根本不是安逸放鬆無痛苦的時候會有的行為。

更慘的是,乙醚因為易溶於血液中,因此要達到麻醉效果所需時間也並不短(連結第七頁底)。所以,使用乙醚來犧牲實驗蛙,其實就是讓他在『全身刺激的痛苦』『緩慢的』昏迷失去行動能力,然後又在半死不活的時候被拿來切割流血到死,如果類比一下我們的皮膚傷口被人灑了酒精的痛苦和在大醉的時候被切割身體流血致死,這樣的方法怎麼能夠稱做『安樂』?

又,以教師和學生的角度來看,乙醚是一個相當危險的藥品。他的揮發性強、易燃易爆、毒性也高,對呼吸道黏膜刺激性強。真的萬不得已要操作,都應該要在抽風櫃裡進行。而且,乙醚即使被吸收後溶於動物體的血液裡,也還是會慢慢的揮發出來,所以當你用乙醚把青蛙弄死以後,整班學生跟老師一起埋著頭在解剖盤上翻攪的時候,其實也正在吸著剛剛被青蛙吸收到身體然後慢慢散發回空氣中的乙醚,好像要跟痛苦死去的青蛙一起同甘共苦讓乙醚燒灼黏膜一樣。而也因為乙醚易燃易爆的特性,就連這樣的屍體都應該要在安全抽風櫃中置放三十分鐘,再以塑膠袋密封移到防爆冰櫃裡,即使冰起來還不能放太久(連結檔案第三頁&第七頁)。但是無論是抽風櫃或是防爆冰櫃,中學幾乎都沒有這樣的設備,卻可以一直使用乙醚來犧牲實驗蛙,我其實覺得很不可思議。

從這個高雄文山高中的網頁萬芳高中的論壇分享僑泰高中同學的網誌、以及這個中山高中生物實驗室的影片,或者是你隨便用『乙醚』『青蛙』孤狗一下就可以大概看出,乙醚致死法在高中的環境還是非常廣泛使用的方式。我也知道,多數的中學老師們在過去的學習經驗和教育訓練裡,都是用乙醚來犧牲實驗蛙,所以現在繼續蕭規曹隨依樣畫葫蘆,也是可以理解。更何況學校裡面可能也都還有還沒用完的百年乙醚罐、乙醚盆等,所以不用白不用。

但是, 以前的人用算盤來算數,用毛筆蘸墨汁來寫字、貓狗死了就掛樹頭或放水流,難道我們有繼續依樣畫葫蘆嗎?

當然沒有。

所以請不要再繼續對實驗蛙使用乙醚致死了,那根本一點都稱不上安樂死,更常發生『以為已經死了其實還沒有,所以解剖到一半青蛙爬起來』的慘劇。就算你一點都不在乎實驗動物的福利和實驗倫理,乙醚對操作的學生老師的身體也很有害,你總關心自己的身體吧?

好,如果乙醚是個爛又不該使用的方法,但又不想/不會/不敢用腦脊髓穿刺法的話,有沒有什麼藥品可以讓實驗蛙真的迅速安樂無痛苦的死透呢?

當然有。例如MS222或是Benzocaine,都是可以加到水裡然後讓實驗蛙泡水悠游然後慢慢昏迷死去的藥品。只是很不幸的,這些藥品一來管制二來很貴,真的要買到還有點困難。你可以看這個連結的表六,裡面列出了各種建議使用、特定條件下使用、不建議使用的動物安樂死法。

(4/7補充:你也可以看看我的另一篇文章)

同時,也建議看看連結的表七,裡面列出了禁止對脊椎動物使用的安樂死法。

看著這個禁止使用的安樂死法,我想起我高中時候,當時的生物課還有魚和蛙的解剖實驗。蛙的解剖用的安樂死法是腦脊髓穿刺,雖然整個方法還有改善空間,但至少是個合理且應該使用的方法。但是對於待解剖的魚,課堂上教的方法卻是『以棍棒打昏』。而我也還記得那個過程有多麼的困難,無論是心理上得要發了狠的感受,或是棍棒敲了又敲,打到魚的頭都變形了,卻還是看到尾鰭拍動的無力感。

另一個記憶是,當時參加的生物研究社也曾經解剖過兔子,他們當時選擇的致死方式是『打空氣針』。那兔子打針之後的尖聲慘叫,在隔壁教室講課的我聽了都不忍。我不知道我的同學們為什麼選擇打空氣針,也許是某本書上看來的。但總之對兔子來說,會讓他死前哀嚎的方法,絕對也不是個安樂的死法。

我也記得,不遠的女校生研社當年也曾經為了製作鳥類剝製標本而買來一批小鴨。小鴨當然是活的,要讓他變成標本的第一步也當然是犧牲。遺憾的是,當年的朋友們又是使用不知道哪本書來的方法,以『壓住小鴨鼻孔』的方式讓小鴨窒息而死。於是我的這些女生朋友們就只能含著眼淚,看著溫暖的黃色毛茸茸小鴨在手中掙扎斷氣。

而現在,看看這些網路上隨手就可以搜到的高中生研社『解剖青蛙』(這裡)、『醫學研究社』的比較解剖課程。姑且不論這些脊椎動物解剖實驗的目的和必要性,光是看到前面那麼多高中生所使用的不正確的、人蛙都受害的乙醚法,回想我自己過去的經驗,我真心的認為,高中生們、尤其是高中社團們、還有相關的高中老師們,都需要更多的新資訊和支援,來引導每個躍躍欲試、探索各種可能和經驗的青春學子。

希望我的資訊和整理,可以有點幫助。

下一篇,我想要談談實驗蛙安樂死的另一個常見方法:腦脊髓穿刺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