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4日 星期日

01032013-01212013非洲烏干達之行:娛樂,蜉蝣,與人生的意義

2013年年初,我跟著近二十位UEF芬蘭學生和教授在烏干達待了將近二十天,做為非洲熱帶生態學這門課程的實習考察。由於大家都是窮學生,又是一門生態 學課程的考察行程,所以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都是在營地紮營睡帳棚,省錢又符合課程本意更能體驗貼近大自然。行程當中的所有照片已經依照日期和地點放在我的FLICKR相簿上,不過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些綜合的心得和觀察想要分享,所以就搭配照片寫在這裡。

做為這個系列的最後一篇,這一篇的主題,是烏干達當地的娛樂,蜉蝣,以及人生意義的思索。

說真的,人類真的是一種閒不住的動物。明明可以整天躺著睡覺,卻偏偏要找一些事情來玩。在非洲也是一樣。

雖然當地物資缺乏,但小朋友(或家長)也會做玩具來玩。好比說這個滑板車,簡直是巧奪天工。
_MG_6641

 
不過,這當然是受到現代社會和西方文化影響底下出現的玩具和娛樂,真要說這種現代社會相關的娛樂,其實街上也是有一堆人在賣音樂或影片光碟。這滑板車之所以讓人驚喜,是當地人可以用完全不一樣的物資,憑著巧手生出一樣功能的東西。

但是讓我更有感觸的,其實是這個遊戲。名字叫什麼我忘了,但記得是『Trick』--騙術的意思。
_MG_8361

這是一個當地的傳統遊戲,因為我沒有玩過,所以也只是記得個大概。這個遊戲的大略玩法是這樣的:一開始兩邊各有16n(n可能為2,記不得了)的黑珠(一開始我想說該不會是羊大便吧),平均分配在自己這邊的所有格子裡。然後開始任選一格,把那格的珠子任選X顆平均分配到後面X格(所以一格多一顆)。分完以後,如果分到的最後一格對應的對手那邊那格也有珠珠,就可以把那格的珠珠『吃』過來自己這邊,然後也是繼續往下平均分配,直到對手對應的格子裡沒有東西為止。就這麼你來我往,直到某一邊的珠子通通被吃光就輸了。

_MG_8360  

雖然說不該對於當地有傳統遊戲這件事情感到意外,但是我還是很驚訝他們的傳統遊戲居然是這麼複雜的動腦對抗類型。在那當下,我真的深刻感覺到人類對於創造意義這件事情,有多麼的執著,而這個執著在遊戲上的體現,尤其是在這個生存可能都有點問題的非洲大陸上,還能夠以這樣複雜鬥智的遊戲來創造意義,更是深深震撼了我。 

當下的我,馬上想到這一篇『寫給一個問我人生意義的學生』。這一篇文章一直讓我心有戚戚,在我非常低落的時候幫助我理解人生並且深深打動了我。其中,文章裡以遊戲為例,直指人生的意義何來,更是讓我折服又慨嘆。

而我在非洲,看到這個遊戲和遊戲背後的飽滿與虛無,更是完全體會了文章所說的話語。

說真的,幾個格子、幾顆珠珠、該怎麼玩、怎麼樣分勝敗,完全就是人說了算,但是這個形式就這麼定了下來,一代又一代的成為迷因(Meme)流傳。跳脫出來,規則完全就是從無中生有,從沒有意義裡生出意義,而我們在其中依然樂此不疲,哪怕是身處掙扎過活的非洲也一樣。而這樣『無意義』的意義又感染了遠從芬蘭來的我們,然後傳遞到更遠更遠的地方。

再沒有比這個無意義的意義更沒有意義的了,也再沒有比這個無意義的意義更有意義的了。





最後一天的晚上,我們回到Entabbe,準備在午夜搭飛機回芬蘭。當天的晚餐在維多利亞湖畔的高級旅館沙灘上進行。夕陽西下,夜色昏沈,頭頂的亮白省電燈泡明晃晃的。四周一片歡樂嬉鬧聲。

然後,在湖面上的不知何處,蜉蝣(Mayfly)成群的羽化,準備在短短數小時的成蟲時光裡交配產卵繁衍後代,因為受到燈光的吸引,所以從湖面上通通飛了過來。

_MG_8776  

上萬隻的蜉蝣,突然就包圍了燈下的我們。數量之多,多到我可以聽到他們輕盈且不算快速的翅膀拍動的聲音,如潮水般陣陣而來。 
_MG_8778 _MG_8782  

在台灣,梅雨季節的時候也會有白蟻成群出動交配。但是那規模跟這蜉蝣比起來簡直天差地別。一來白蟻飛行笨拙,加上密度也沒這麼大,而且為了交配後尋找築巢點的方便,白蟻的翅膀容易脫落,拍起翅來也就沒那麼認真。更何況白蟻交配以後,雖然雄蟻就迅速死去,但雌蟻可是從此成為一巢之后,尊貴的繼續活個好幾年,燈下成群交配不過是養尊處優的下半輩子的開始而已。但是對短命的蜉蝣成體來說,這一場羽化後的燈下狂舞,簡直就是耗盡了性命在演出著。如果不在這時候找到機會交配,那麼明天的太陽升起之前,就只能帶著滿腹的哀嘆和精卵死去了。

_MG_8788 _MG_8790  

於是,只見他們瘋狂的衝著燈泡、松葉、餐桌、還有我們的晚餐。我們得要小心護著,用保鮮膜蓋著餐盤,以免他們就這麼衝進食物裡成了配菜,然後被我們吞下肚。這樣的陣勢絕對可以用不要命了來形容。而也的確,有好多好多的蜉蝣就這麼衝進蜘蛛網裡,或是衝進腳邊的縫隙然後被踩扁。即便沒有立即陣亡的,在緊接而來的二次羽化過程裡,也可能因為位置不佳、衝撞成傷或是姿勢不對而死了泰半
_MG_8785 _MG_8792

大約是一個多小時後,拍翅聲漸漸的沈寂。燈下滿地都是來不及躲過路人腳步來不及二次羽化或是來不及交配或是來不及飛回水邊產卵的蜉蝣,木麻黃葉上也都是蜉蝣的屍體。

不知道有多少蜉蝣真的可以二次羽化後交了配,回到水邊產卵,完成一生的使命?

但可以確定的,是有上萬隻的蜉蝣,就這麼一事無成的死去,在短短的成蟲生命裡精疲力竭,依然一無所有。在我們的眼中他們的死亡如此空虛,連一將功成萬骨哭的骨骸都稱不上。但這卻是這個天地運行的方式,無謂而來,無謂而去。

_MG_8793 _MG_8795 _MG_8808

人生沒有意義,所以人生就是不斷投入遊戲以創造意義的過程。但即使燃燒殆盡卻毫無星點火光,也可能是人生的一部份。

Enjoy it.